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三卷:第五章 佛动山河

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三卷:第五章 佛动山河

时间:2018-02-05 一年多来的每场战斗,我尽量让羽霓和阿雪动手,自己躲在一旁看戏,不过,这份看戏却并不悠闲,因为我一直在暗自评估,倘若换作是我下场战斗,情形会是如何?我又该如何克敌制胜?
  这是我的修行,而我很谨慎地缓步进行着。离开东海之后,我不曾有机会和第六级以上的敌人对阵,也不从进行测试,早就想找个不是大庭广众的机会试一下身手,然而,碧安卡并不是一个好的测试对象,因为除非我愿意杀人灭口,不然拿地狱淫神攻击她,等于是向所有敌人暴露底牌……再者看她与阿雪的战斗,战起来搞不好是我被干掉也说不定。
  所以,这样子的收场实在是再好不过,两个突然出现的宽袍怪客,挡在横戟傲立的碧安卡前方,封死了她向我进击之路。
  「……狂战士?」
  隐约听见碧安卡这样说了一声,作出我之前相若的判断,但很快就发现端倪,因为这两名宽袍怪客就如石像木雕般默立不动,摆出一副任由宰割的模样,然而身上的土黄色袍子却无风自动,隐现金光,显示週身真气流转,正宗佛门硬功已运遍全身。
  金钟罩的抗击力,天下驰名,从他们刚才硬抗碧安卡一戟的能为来看,肯定是慈航静斋的知名好手,只是单凭这样,要平复碧安卡的仇恨怒火并不足够,所以另一股无形压力开始浮现了。
  (还有伏兵?慈航静斋十八罗汉?)
  无形压力来自四面八方,清楚让我们感受到已被包围的事实,阿雪和羽霓也分别回到我左右,远方赛车场也被这边的变动所扰,越来越多人群聚集,清楚显示不适合再斗下去……这些东西积累起来,终于让银铠内的精灵少女敛杀意。
  「约翰·法雷尔,你别得意,早晚……」
  离开之前呛声,是每个心有不甘之人共通的习惯,不过我却不会给她这机会,在碧安卡说话到一半,我就对她比出了中指,还很嚣张地上下抖动着。
  我想这对碧安卡的刺激一定很大,因为她裹在铠甲中的娇躯,居然微微颤抖起来,只是可惜看不到她的怒容,不然一定非常有活生生的美感。而她没有再多说什么,召唤回精灵兽,骑着水晶猛狮离开,儘管没有说话,但我们都知道在车赛期间,一定还有碰到彼此的机会……当然,这也象徵着另一次的厮杀。
  (原来如此,菲妮克丝指的是这个……)
  当碧安卡离去,我才有时间想起上次菲妮克丝的提点。
  「这次参赛的车手中,有一名与帅哥哥你有夙怨旧仇,呵呵,那可是一位被你亲自开发的小美人哦,好好享受吧!」
  参加车赛的选手名单很好查,菲妮克丝着算不上预言,不过,要好好享受这个小美人,照目前的情形看来,真是谈何容易,菲妮克丝丢来的这朵鲜花,还真是生满历刺,怎么碰都痛手啊。
  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走了碧安卡,却来了眼前这两个黄金肌肉男,还有他们十六个躲在暗中的师兄弟。
  包围的感觉没有解除,光之神宫十八罗汉阵,威震黄土大地,即使我有阿雪,羽霓作帮手,除非阿雪能够使用大日天镜,否则还是冲不出去。当然,如果把阿雪和羽霓在这里牺牲掉,要破十八罗汉阵应该可以,但这买卖实在太过亏本,就不列入选项了。
  两名金身罗汉颂了一声佛号,很有礼貌地向我摆手,请我随他们而去。整体上的礼数还算周到,硬闯又不划算,我正要和阿雪,羽霓交代,跟着这些大和尚去看看,哪知道几个圆球突然滚到脚边,爆成了满天烟雾,不见五指。
  「大家不要怕,我回来救你们了!快快跟我杀出去!」
  鬼吼乱叫的声音,是茅延平,但这不良中年啥时候不好回来,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回来扔烟雾弹,阿雪和羽霓不晓得我的打算,一被烟雾遮身,就和茅延平一起往外闯去,外头的十八罗汉当然要拦,一行人就这么乒乒乓乓地乱打起来。
  这个烟雾弹,是我利用黄晶石里头的配方独门调製,风吹不散,雨浇不落,在保命逃生的时候超级有效,所以才给了茅延平作逃命利器,但一个麻烦的缺点是,要迅速拨云见日的时候,就连我自己都没办法。
  周围混战成一团,阿雪和羽霓集合在一起,如果被她们冲出去,那我就要一个人被十八罗汉围殴,这就大大不妙。迫于无奈,本来想要以静制动的我,也被逼得夺路外闯,先溜出去。
  为了保留实力,这一年多来除了偷窥,我在战斗中最常做的事就是趁乱逃跑,所以利用烟雾开溜的经验丰富,很快就把喧哗吵闹声音甩在脑后,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地溜跑出去……只是,当我发现的时候,自己也完全和同伴分散了。
  边走边思考,我想要从侧门离开赛车场,儘管有门锁,但只要随手一削,百鬼丸就能轻鬆把重锁削去,并不是什么问题。
  (大叔在搞什么东西?看到我们被人包围就乱扔烟雾弹?他不是故意的吧?虽然从场面来判断,也算合理
  就是……)
  回头看一下后方,没有任何同伴跟上来,我有点犹豫要不要潜回去看看,趁乱帮手,但刚才这样一想,前头就传来一声佛号。
  「阿弥陀佛!」
  抬头一看,吓了一跳,前面不知何时站了一个长眉毛的贼秃,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我前方三尺,一不小心就会撞上了。
  「施主,人的一生,有孽缘也有善缘啊。」
  贼秃平和说话,脑袋很光,但是却不亮,两道长眉分垂左右,整个人的形貌奇特,瘦瘦高高的身材,看上去像是被搾乾了全身水分,连带一张脸看起来异常苍老,又穿着一件灰朴朴的老旧僧袍,不声不响地往那边一站,还没开口,满面愁苦之色,就像个要饭的多过化缘的,让人忍不住把手边零钱扔给他。
  不过佛门异人往往生有异相,上次的苦大师慈眉善目,这次的乞丐和尚枯瘦乾瘪,看来应该是慈航静斋的重要人物,特别等在这里拦截我。照推测,可能是心字辈的三大阿罗汉,苦大师的师兄弟,就不晓得是癡还是憎。
  「孽缘也好,善缘也罢,总之要化缘是万万不行。喂,和尚,苦大师与你怎么称呼?你守在这里有什么企图啊?」
  说些场面话打混,我思索着应对之法,看看是要冷不防召唤地狱淫神,冒险一战,杀人灭口后外闯,还是单纯凭借口舌来混过关。这和尚虽然枯瘦,但年纪看来并不老,万一只是苦大师弟子辈,我这样被他唬住,以后要怎么做人啊?
  (呜,姑且用淫精灵试他一试,要是他这么简单就被干掉,那就代表他不过如此而已,简单灭口就成了。)
  打定主意,我正要偷偷出手,背后传来的震耳狮声,让我放弃了动手的打算,因为碧安卡的尾随到来,让我必须要把战斗对像转移。
  大和尚没有像十八罗汉那样站在我身前,代表他无意阻止碧安卡的袭击,又或者他根本没有本事阻止,甚至可能是想要借刀杀人,利用碧安卡来干掉我,总之,我只得一切靠自己。
  当碧安卡骑着水晶猛狮,缓缓挥动手中的方天画戟,一步步朝我逼迫过来,银白盔甲发着淡淡萤光,正预备召唤地狱淫神的我,心中突然有一种奇怪预感。
  就如同水晶猛狮不是这头精灵兽的真面目,碧安卡的真功夫也一定不是这支方天画戟,近两年的废寝忘食苦练,碧安卡很有可能开发出更强,更犀利的武技,只是不轻易显现人前,而若我因此大意,保证交手后会死得很难看。
  (但……碧安卡的秘密武器到底是什么?暗器?还是什么魔法?)
  这个问题我不敢掉以轻心,因为一个疏忽就可能把命玩掉,只可惜我没有机会追寻真相,因为就在碧安卡策狮逼近的时候,我身后动也不动一下的乞丐贼秃突然出手。
  没有刻意抢在我的身前拦挡,只因为根本没有那个必要,虽然我没看见大和尚怎样动手,但我身后骤然盛放出柔和却绚烂的白光,如法轮大转,光照四方。
  (这,这种佛光我见过,那是……)
  柔和的神圣气息遍照四面八方,尽驱一切邪恶不详之气,这种画面我不久之前曾经见过,那是苦大师和羽霓比武,使用慈航静殿绝学时的徵兆,但此时的佛光比苦大师施展时强大十倍,所经之处,化作七彩琉璃光焰,盛放莲华朵朵,正是猛招先兆。
  慈航静殿掌门神功 如来神掌!
  地面发出爆裂声响,彷彿数十条巨大蟒蛇快速钻窜地底,在地面浮爆出直径半尺的粗大浮凸,跟着便引动浑厚的大地能量,炸裂方圆五尺的地面,璀璨金光盛放,浑厚的土石风暴疯狂飙起,但却没有直接袭击碧安卡,而是掀起猛烈的土石漩涡,在碧安卡的惊呼声中,把她连人带狮,整个远远地抛甩出去,直直送出数十尺外,狼狈着陆,但却没有受什么实质伤害。
  这一式,我听人提过,名叫「佛动山河」,通常是利用土石爆裂之威杀敌,不是利用土石风暴捲人出去,倘使刚才地面爆裂的一剎那,炸裂的土石,破土而出的掌劲,全都袭向碧安卡,那么不管她的盔甲有多强,势必会为此受伤。
  然而,别看碧安卡败得狼狈,她其实已经是第六级中相当有实力的优秀武者,这名大和尚能以如来神掌,将她随意摆弄,如戏弄孩童,一身武功已经是第七级……不,甚至有第八级那种绝顶修为的可能。
  掌门神功,还有偶尔传一两式给长老的可能,但是这样的力量再配合掌门神功……当那个唯一的可能性,出现在我的脑海,我发现自己的声音颤抖起来,很有礼貌地问话。
  「那个……那个……不敢请教大师法号……」
  「阿弥陀佛,贫僧法号心禅,恭为慈航静殿本任住持,法雷尔提督近年来闯下好大名号,想必知道老衲的名字与来意。」
  脑里轰的一声响,只剩下「他妈的」这个字眼反覆迴响,居然给我在这里碰到敌人大头目,细数目前檯面上下的各个强敌,除了黑龙王,万兽尊者之外,就是以心禅贼秃最强,而我竟然在没有帮手的时候碰到他,这下肯定会被他杀人灭口了。
  看心禅的武功,若要杀我,易如反掌,我再怎么对地狱淫神有自信,也没有自大到可以硬接如来神掌一击,只是我想不通,心禅为何迟迟还不动手。以我对他的威胁,他不可能不想杀我,事实上,刚才他就可能袖手旁观,籍由碧安卡来杀人。
  (为什么他不动手?这伪君子在顾忌什么?)
  答案很快就揭晓,一个人从心禅身后走廊转弯出来,先是向心禅欠身一礼,跟着朝我走来。
  「约翰,你平安无事真好,我正在附近与恩师说起你的事,发现你和人起了冲突,就立刻赶过来了。」
  「方仔,太感谢了,我真希望你能早一点到,我就不用这么提心吊胆了。」
  其实我更希望方仔你背后能长眼睛,因为如果有的话,你就会看到,你师父望向我的眼神实在好怪异,好……不友善。
  有这个太过正直的徒弟在场,心禅和尚就必须维持高僧形象,不能对我怎么样,方青书向我解释,至善长老遇害一案,兹事体大,加上黑龙会忍军已潜入金雀花联邦,心禅顾虑身为证人的我遭到暗算,所以特别携同十八罗汉亲自南下,一方面追蹤黑龙会忍军的动向,一方面则是为了我的安全。
  (相信你的话,老子很快就要变鬼了。为了我的安全?是怕黑龙军忍军办事不力,亲自下来找机会灭口吧?)
  无论如何,方青书在这里,心禅失去了动手的机会,我和他只能一起戴上假面具,进行所谓的礼貌谈话。
  心禅问起封灵岛上至善长老遇害的事,我推得一乾二净,说自己全不知情,心禅显然不信,好言相劝,我则是把事情推给心灯和羽虹,说曾经承诺过他们,没有他们的同意,我就算知道什么也不会说。
  后来讲到黑龙会的威胁,心禅说我曾与黑龙会敌对,最知道黑龙会底细,要请我密谈,向我请教黑龙会的情形,我连称不敢,要他直接想李华梅请教;跟着又说到黑龙会忍军前来金雀花联邦,必有所图,大有可能是狙杀我等,希望我移居慈航静殿的分寺,接受保护,这点我如果会答应,那就是自己望死亡陷阱跳,天晓得寺里头的和尚会不会突然变成忍者,背后捅我一刀。
  「施主坚辞,老衲也无法相强,但至善师叔与苦师弟连接遭难,静殿内部人心激愤,就连心剑师姐都破例相询,或许不久之后就会亲自下山,扫蕩黑龙会忍军,届时施主的安全就真正获得保障了。」
  心剑神尼,当世五大最强者之一,光之神宫第一高手!
  听到这号人物可能亲自下山,让我心头闪过一丝惊惧,但表面上仍是不动声色,婉言相拒。
  「总之,多谢大师的好意,但是在我的辩护律师……哦,不,在心灯居士和羽虹小姐出面之前,我是什么也不能应承,也不能多说的。」
  一场密谈,变成了单纯的言语拉锯战,气氛肯定不会好到哪去,但撇开所承受的危机感,其实这机会满难得的,我可以近距离和敌人大头目碰面,仔细观察他给我的感觉,毕竟如果是在一般的情形下,以我的身份,绝不可能有机会与贼秃群的首领单独碰面。
  心禅和尚执掌慈航静殿十余年,从我还是小鬼的时候,就已经名动天下,但与其盛名相较,他本人看起来倒是和和气气,不急不躁,瞇着眼睛几乎睁不开,又给两道长眉遮着,活像是一头垂朽待毙的瘦皮老狗,完全是人畜无害的模样;端详起来,与人们口中的有道高僧形象差太多,特别是被他碎碎念的时间长了,更好像看到一个老叫花子向我苦苦哀求,教人满心生烦,想早点将他打发……
  「阿弥陀佛,施主……施主,你手上为何掏出铜钱来?有什么事吗?」
  「啊?我为什么自动从口袋掏钱了?这……大和尚好厉害的妖法啊!呃,不对,是大师的人格感召力太强,晚辈忍不住就……呃……这个……」
  我支支吾吾,找不到适当的言辞,但方青书却转头偷笑,看那个样子,我一定不是这妖僧的首个受害者,难怪慈巷静殿在心禅接掌门户后好生兴旺,多年来财源不虞匮乏。
  「阿弥陀佛,施主,万般善恶皆是缘法,人的一生有善缘也有孽缘啊。」古里古怪地唸了一声,心禅道:「青书,你到外头守着,勿让别人进来,为师要和法雷尔施主谈一件事。」
  法雷尔施主?这还真是好彆扭的一个称呼啊,不过现在不是在意末节的时候,因为我最大的保命符应了一声,头也不回地往外走,就留下我单独面对贼秃的大头目。
  (方仔这个蠢材,居然给我走得不见人影,只扔下我一个,这叫花秃驴应该不至于下毒手吧?)
  心里是这样安慰自己,但却连一点把握都没有,毕竟心禅只要把他的如来神掌往我脑门一印,瞬间把我干掉,再鬼扯说有个黑龙会忍军突然从影子里冒出,杀人之后跑得好快,一溜烟就不见人影,那方青书纵然怀疑,也没法做什么了。
  「施主,人的一生有善缘也有孽缘啊……」
  又回到了最开始的那一句,但这次却严厉的多,心禅表示虽然我把事情推得一乾二净,但现在天下皆知我是黑龙会的干部,如果不悬崖勒马,最后的结果必然恶贯满盈。
  「哈哈,大和尚好回编派罪名,你说我是黑龙会的人,有没有什么证据??总不会是黑龙王亲口告诉你的吧?那我也说你勾结黑龙会,这样行不行?」
  虚伪的客套话说多了就没意义,我索性把话挑明来说,省得双方戴着面具这样子假下去,耗到天黑都还在兜圈子。
  「贼秃!你不介意我这样称呼你吧?我这个人说话一向很直。要怎样编派罪名,现在是你说了算,我言微人轻,说了也没人相信。但我也奉劝你一句,你和黑龙王搞什么勾当,你组织净念禅会想干什么,其实我都没兴趣干涉,要是你肯话钱贿赂我,我甚至可以当作什么都不知道。」
  我道:「可是如果你非要逼虎跳墙,我也不会坐以待毙,你和黑龙会串通的证据,你在南蛮和蛇族搞什么阴谋,还有你为了保住掌门之位,暗中谋害师叔的事,我不但能抖出来,还全都有证据,你不要小看玉石俱焚的可能啊!」
  这番恐吓收到多少效果,我也看不出来,心禅闻言后只是闭目不语,似乎在沉思什么,整个人看来如同老树枯木,让人难以窥见他的喜怒,只过了好半晌,他才睁开眼睛,像是完全没有听见我说过的那些话,淡淡表示只要我答应一件事,就可以让我自由离开。
  「什么事?不会是要我吞剑或是下油锅吧?你好歹也是大阴谋家,在这里把我干掉,你的假面具就保不住了。」
  此情此境,根本由不得我不答应,再怎么说,我要听我念一篇经文,总比要我接他一式如来神掌要划算;佛门武学中虽有「狮子吼」一类的神通,但这类以声波伤人的武技,声音极大,不可能瞒过方青书,横竖我没其他路可走,就索性赌他这一局。
  「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渡一切苦厄……」
  不愧是黄土大地上的头号伪君子,大和尚唸经的样子倒是架势十足,双掌合十,慈目善眉,念诵的经文听在耳中,配合他唱诵时所发出的光明咒力,令人彷彿腾身彩云之上,沐浴日光香风,暖洋洋地甚是舒服。
  「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既是空,空既是色;受,想,行,识,亦复如是……」
  我一直在提防心禅趁者唸经时候动手,又或者使什么光明魔法奇袭,但却仍失算一着,万万想不到几句经文一念过,我整个人像是浸在一桶暖水中,四肢百骸发不出半丝力气,更糟糕的是,积蓄于体内的魔法力竟然在那诵经声中渐渐消失。
  「舍利子,是诸法空相,不生,不灭,不垢,不净,不增,不减,是故空中无色,无受,想,行,识,无眼,耳,鼻,舌,身,意,无色,声,香,味,触,法;无眼界,乃至无意识界,无无明,亦无无明尽,乃至无老死,亦无老死尽,无苦,集,灭,道,无智亦无得……」
  诵经声由缓转急,一字一字像啄木鸟猛叩树木般快捷,偏生又听得清清楚楚,每念去一字,我的魔力就被消去一分,惊得我背后冷汗直流,偏生整个身体像是陷入一场无边无际的梦魇,不管怎么焦急地想要有动作,就是动弹不得。
  纯以理论而言,魔力也是一种能量积蓄,只要是能量,就能够利用质性相反的能量共振,相互抵消,但这仅是纯理论上的说法,过去我从没听说有人能够不触肢体,纯以诵经来化消术者的魔法力,他能够做到这种程度,也就一定能靠诵经来化消武者的内力,这等能为……实在是可畏可怖。
  (这贼秃的手段好辣,被他这样搞下去,我撑不了多久的,要赶快恢复肉体的操控权,至少也要用手堵住
  耳朵……)
  想是这样想,但要付诸现实却没有那么容易,心禅和尚是慈航静殿的掌门,毕生起坛施法的经验无数,魔力深厚的程度远超于我,这种能量的正面较量,我完全没的躲避,整个心神被他稳稳压倒,任是我怎么样咬舌间,整个身体都一片麻痺,没法行动。
  「以我所得故,菩提萨棰,依般若波罗蜜多故,心无挂碍,无挂碍故,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磐。三世诸佛,依般若波罗蜜多故,德阿褥多落三藐三菩提,故知般若波罗谜多,是大神咒,是大明咒,是无上咒,是无等等咒,能除一切苦,真实不虚……」
  经文唱诵即将到尾声,眼看贼秃的毒计将要得逞,外头突然传来骚动,好像是有人往这边闯,正与方青书发生冲突。这变局对我大大有利,我心中暗喜,但心禅也有所警觉,加快了诵经节奏,正在生死危急关头,一个声音在我背后响起。
  「师父!」
  急惶的清脆嗓音,告诉我阿雪已来到,心里方自一宽,却听见诵经声变成了错愕惊叫。
  「啊!」
  本来凝神诵经的心禅,突然止住诵经,用万分惊愕与困惑的眼神望向我身后;幸运解脱大难的我,暗里顿时生出一股不祥感受。
  (呃,这个救兵真的来得对吗?)